雷神山医院两大病区关闭 上海国家中医医疗队将回家


相较在中国,无论几个月的婴儿还是103岁的老人都被一视同仁对待,意大利需要面对现实,做出取舍。但就记者的亲身体验来说,意政府无论口头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彻底放弃老人,直升机在全国范围内转移重症患者,调配病床存量,在伦巴第大区,医院仍在开辟新的重症病床。

伤医事件过后两个多月,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医生陶勇第一次以直播的形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虽然还没有完全康复,但陶勇的情况已经明显好转。回顾自己的受伤和抢救经历,他形容如同“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但是他也表示,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希望康复后能返回工作岗位。

28日,陶勇在直播中讲述救治患者的经历,称患者给自己带来很多感动。(直播截图)患者是最好的老师 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

“我可能确实比一般人心大,或许和平时救治的病人有关,很多是治疗很棘手或者其他医生不愿意治疗的病人找到我。见到了更多人间的苦难和悲痛,我觉得今天的我不算什么事儿。”直播里,陶勇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从医经历中,接触的几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其中就包括一个曾经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小女孩。2002年,还在北大人民医院做研究生的陶勇接触到了这个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小患者。他回忆,那时,孩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无奈摘除了一只眼球,但是另外一只眼球也发现有肿瘤迹象。医生通过各种手段对另外一只眼球进行治疗,小女孩每两三个月就要接受治疗,而当时她家里经济情况非常糟糕。“爸爸带着她从河南农村出来,在北京居无定所,住过医院附近的地下通道,就这样给孩子坚持治疗了十年。”陶勇说,孩子的命最后保住了,但是另外一个眼球没有保住,变成双眼摘除。即便如此,这个孩子的内心依然非常阳光开朗,笑容总洋溢在脸上。此后,陶勇和孩子的爸爸一直有微信联系。当孩子的爸爸从网络上得知陶勇被砍伤的消息后,要给陶勇捐1000元,表达心意。陶勇没有收他的钱,但是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感动。“患者是自己最好的老师。”陶勇说,病人没有在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候被人拒绝,他们就能仍然对世界抱有感恩的心。他感谢老天爷,让自己一直看到真善美。“我自己遇到劫难,但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他说。

日本一些主流媒体批评安倍晋三首相只是“要求”学校的学生临时停课,而对更容易被感染的老年人缺乏关心。在一家社交网站上,一些网友发出偏激的“排除老人”言论,认为老人已经成为“日本社会的负担”,这场疫情是一场“青年人替换老年人的战争”。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则认为这类看法会撕裂日本社会,甚至激发老年人杀害年轻人事件的发生。

和中国人一样,意大利人的家庭观念很强,每周举行一次家庭聚会是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但从传统文化来看,在意大利,结婚后子女与老人同住的情况非常少,随着人口进一步老龄化,出现很多独居老人,子女探望的时间也逐渐减少。更多的意大利老年人是与聘请的护工一起生活,或者选择养老院养老。

日本:不见“白发如云”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一些年轻人将这场疫情称作“婴儿潮美国人清除机”。有分析称,这反映了当今社会普遍缺乏同情心,也可能反映了年轻人与长辈政治观点上的分歧。另一方面,千禧一代使用“婴儿潮清除机”是为了让父母一辈重视病毒的致命性,让他们留在家里。

西班牙社会以尊老敬老闻名,但眼下的境况对它来说很艰难。“一片混乱,无论是医护还是卫生官员都束手无策,官员最头痛的问题是毫无经验可言。”当地自由撰稿人兼时政评论员费尔南德斯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让老人先走,让年轻人活着”的理论现在无法做出谁对谁错的结论,等疫情结束,再请专家在法理、伦理、病理上去争出个结果吧。

美国:“婴儿潮清除机”